北京千年古墓群重见天日 一墓主来自“朝鲜县”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DNF私服

大兴城区发现古墓群  ,而且还跨越了上千年的历史。近日 ,北京市文物局公布最新考古成果  ,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发现从东汉到辽金时期的古代墓葬129座  ,时间跨度上千年。这个古墓群中 ,各个朝代的墓葬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点 ,出土的文物也揭示着北京地区多个历史时期的人文风貌。

距地铁站不到2公里

所在地曾拟建住宅楼

文物部门介绍  ,该古墓群地处大兴城区的西北部边缘 ,原为三合庄村所在地  ,距离最近的地铁站不到2公里 ,原计划在上面建设住宅楼  ,2010年进行土地开发整理时局部勘测发现了古墓。2013年底到2014年上半年勘探结束后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于2014年10月10日主持古墓葬的发掘工作  ,去年年底因天气寒冷发掘工作暂停 ,进入“冬歇期”。

经过此前的勘探和发掘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的考古人员已清理出墓葬75座  ,其中东汉墓7座  ,北朝墓2座 ,唐代墓葬33座  ,辽代墓葬33座。很多墓葬保存完好  ,不仅有完整的人类尸骸  ,还出土了陶器、瓷器、漆器等陪葬物品。有的墓葬十分壮观  ,不仅空间大、墙上设有仿木的廊柱、墙壁上还绘有人物、家具等精美壁画。

据了解  ,对剩余54座墓葬的发掘工作将于本月内展开 ,预计今年5月底、6月初结束发掘工作  ,同时将同步开展文物保护工作。

时间跨度长墓葬数量多

北京地区近年罕见

“这片古代墓穴之所以得以较好地保留  ,很大程度上与永定河在历史上多次泛滥  ,墓地被淤泥覆盖有关”  ,考古专家表示 ,古墓群延续时间之长、年代跨度之大  ,墓葬数量之多  ,墓葬形制种类和保存之完好  ,为近些年来北京地区所罕见。

专家介绍  ,古代有“视死如生”的说法  ,希望通过墓室构造、壁画、殉葬品等方式将墓主人生前的场景带到墓里。因此  ,这些墓葬对历史及艺术研究具有极为珍贵的价值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当时的社会生活。

亮点

1 东汉

“砖椁墓”显现民族交流融合

东汉墓葬距今约两千年  ,是这批墓葬中年代最久远、布局最简单的墓葬。

7座东汉墓均为平民墓 ,出土有陶器和铜钱等随葬品 ,该墓葬最大的特点是“砖棺”  ,全部为小型砖室墓  ,用砖做成棺的样子  ,因此又称为“砖椁墓”。

这些墓葬均为梯形 ,南侧宽且高  ,北侧窄且低  ,和现如今的葬具相似  ,考古专家认为这种形制的“棺”是具有“胡人”的丧葬文化因素。这是本地区历史上这一时期民族间彼此交流、融合、学习的结果。这与历史上北京地区长期处于汉、胡杂居的社会现实分不开的。

2 北朝

铭文砖记录朝鲜移民“入京”

之前北京地区发现过有明确纪年的北朝墓仅有一例  ,本次发掘的1座纪年北朝墓具有重要意义  ,为北京地区北朝墓的形制特点树立了标尺。

另外 ,在北朝墓葬中出土了一块刻有铭文的砖  ,记载了墓主人叫韩显度 ,祖籍是乐浪郡朝鲜县  ,下葬于元象二年(539年)。而墓主人的祖籍耐人寻味。乐浪郡是西汉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平定卫氏朝鲜后  ,在今朝鲜半岛设置的四郡之一 ,位于今朝鲜平壤市区。但随着中原王朝实力的削弱 ,到公元313年  ,乐浪郡又被高句丽夺了回去。

据史料记载 ,在北魏统一北方的进程中  ,曾有“迁朝鲜民于肥如(今河北省秦皇岛市) ,复置朝鲜县(今河北省卢龙县)”的记载  ,“肥如”和“朝鲜县”均距北京较近。

历史学者表示  ,古代官方强制的人口迁徙经常有两个原因  ,一是向贫困及边防地区移动  ,促进地区开发;二是出于政治原因  ,打击牵制被迁徙者。从当时的时代背景来看 ,本次迁徙更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

3 唐

墓室“装潢设计”摆放“家具”

唐代33座墓葬形态不同 ,有小型的砖室墓  ,也有大型的“甲”字型墓。小型的砖室墓与东汉的类似  ,“甲”字型墓形制则继承了当地的北朝墓葬的传统  ,墓室形状为弧边方形。到了晚唐时期  ,随着当地汉、胡杂居的日益深入  ,胡化也愈发严重  ,其中墓室形状越来越圆就是表现之一。

此外  ,当地居民的丧葬观念也逐渐朝着世俗化的方向转变。墓室内出现了砖仿木结构和砖仿家具装饰 ,仿木构主要是墓室内施斗拱、立柱等建筑构件  ,仿家具主要是桌椅、门窗、灯等。这使得原本简单的墓葬有了“营造”的气息 ,即前期设计后期施工。同时 ,这种装饰客观上反映了当地居民生活方式的变化  ,具有划时代意义  ,对后代的家具陈设布局、日用器具的生产以及人们的审美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4 辽

壁画保存完整 还原生活场景

辽代墓葬33座  ,辽代砖室墓的形制与唐代墓葬近似  ,墓室形状上更圆  ,墓室内也有砖仿木的结构。墓主人全部火化  ,仅以骨灰埋葬  ,这与辽代崇尚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

另外 ,辽代氏族兴盛  ,汉族、契丹族多以氏族聚居  ,家族形态在当时社会普遍存在。因而在已发现的辽墓中即有为一个家族墓  ,目前看这个家族墓里埋藏了至少3代人。考古专家表示  ,这一特点对于考古来说既是“幸事”也是“不幸”  ,经常发现一处就连带一个家族  ,但是有一处被毁  ,一个家族的历史也被毁了。

两座壁画墓是本年度墓地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  ,壁画画在墓室内的四壁  ,底色为淡黄色  ,上面用红、黑线条绘制出家居生活的图案。能看出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  ,家用的桌椅、五斗橱等设施齐全  ,桌子上面还有水果  ,凳子上还有坐垫  ,是当时主人生活的生动写照。

目前北京地区发现有壁画的辽墓不超过10个  ,具有珍贵的历史和艺术研究价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