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源灏”获救 富顺清代民居大宅再现真容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DNF私服

□  记者 缪 静

它被比作沱江边上一颗被遗忘的明珠  ,漫长岁月中 ,几经流转  ,依然散发出清代民居独有的魅力。它是富顺县唯一保存基本完整的清代庄园建筑 ,其规模和格局在全川为数不多。近期  ,“福源灏”这座始建于清嘉庆年间(1796年)的建筑刚实施完抢险排危工程 ,在清除大量的现代痕迹之后  ,建筑显露出更多历史真迹 ,等待着文保专家们进一步的探索研究。

东湖卷坝渔村藏宝

清代庄园式民居一度“濒危”

富顺县城迎江门外、沱江河东岸的瞿塘坝上  ,东湖镇卷坝村3组的进村道路蜿蜒。弯弯曲曲的水泥路旁  ,一片水面似镜的鱼苗基地里  ,播撒着当地村民的希望。鱼苗基地的尽头一侧  ,清代庄园建筑福源灏民居坐落于此  ,用他斑驳的墙体 ,诉说着两百多年的人世沧桑  ,低调地很难引人注目。入冬后的一天 ,在此生活居住过八年时间的宋先生 ,在抢险排危工程竣工不久  ,踏入了这块镌刻他少年记忆的地方。

黛青小瓦  ,棕色木框架  ,灰白的围墙  ,隐藏在繁茂的林子里。冬日里难得的大晴天 ,让整个福源灏民居在澈蓝天空的映衬下  ,显露出清晰的轮廓。“吱嘎……”宋先生轻轻地推开宅子的大门  ,那古银杏和桂圆树倚墙而立的样子  ,一直是他心中凝固的美景 ,宁静古朴。或许是离开得太久  ,宋先生急于找到自己少年时代曾经居住过的小屋  ,那是宅子里99间房中的一间。“私人乱搭的隔板、加装的小门都拆了 ,现在才感觉是古建!”宋先生难掩心中兴奋 ,在自己住过的屋前拍照。而此前的许多年  ,他并不知道 ,曾为自己一家遮风挡雨的老宅子 ,竟有如此高的价值和保护意义。

上世纪五十年代 ,福源灏曾作为富顺某中学的校舍 ,后来该中学迁移时  ,拆走了不少楼板、挑木、横担等建筑材料  ,部分房屋损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这里又成为福源灏职业中学的校舍 ,百年老宅受损难免。自2013年  ,富顺县职业技术学校(原福源灏职中)搬迁后  ,福源灏民居处于无人使用管理状态  ,消防安全隐患较大  ,且因年久失修  ,已出现屋面漏雨  ,檩、桷及部分木构架糟朽 ,白蚁蛀蚀  ,部分墙体垮塌、开裂等险状  ,好在富顺县文物局及时采取措施  ,避免了建筑本体垮塌。所幸的是 ,现存的民居尽管满目疮痍 ,却依旧保留着当年的余韵。

今年6月 ,国家文物学会常务副会长黄元(原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长)、副会长付清远、国家文物局专家刘若梅等一行现场视察福源灏民居后  ,一致认为该民居规模宏大、布局合理  ,建筑工艺颇具地方特色  ,具有极高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建议地方政府加强建筑本体及安全保护力度 ,积极完善国保申报文本编制  ,并对今后合理利用提出保护性规划。

抢险排危全靠人工

“蜗牛式”修缮慢工出细活

福源灏民居现状引起富顺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 ,面对历史建筑年久失修、管理体制不顺的现状  ,把抢救文物放在文物工作的首位 ,决定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下安排400万应急资金  ,由富顺县文物局组织立即实施福源灏抢险排危工作  ,力争在2至3个月内完成。由地方政府自筹上百万资金实施文物保护  ,在我市尚属首次  ,在全省也为数不多。

于是  ,一场严格遵循古建筑修缮工程“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原则  ,坚决要求和监督施工单位采用“原材料、原形制、原工艺、原做法”进行施工的抢险排危工程 ,于7月18日紧锣密鼓拉开。

期间  ,市、县文物部门在确保文物本体安全的前提下  ,监督施工单位严格按照规定作业  ,对墙面进行了抹灰剔除和利旧修复  ,恢复了墙面原貌和墙体安全;对屋面脊、脊饰、中堆等进行了修复  ,全面清理、翻盖和更换破损小青瓦  ,重新制安了瓦头  ,保证了屋面排水畅通、屋面不漏水和屋面观感提升。对建筑内确认为后期增建的房间、竹编墙、红砖墙、灶台等违建进行了拆除 ,将破损和糟朽的檩、柱、枋、椽子等木结构件进行了更换、挖补、墩接处理  ,恢复了部分建筑原貌。

“最有特色和修护难度最大的是卷棚。这次恢复了原貌  ,很出彩!”在10月31日的竣工验收现场  ,专家组成员刘亮晖、王远奇、王明暲、章春熙等感慨连连。因为  ,整个民居仅在花厅背后的连廊处 ,有着约15平方米的卷棚。卷棚全为弧形构件 ,位于两个屋面的相交处  ,曾岌岌可危  ,无法承重 ,糟朽到看不见历史原貌。施工方在老专家的指导下  ,参考老照片  ,按原工艺、尺寸  ,通过更换和扶正等方式进行了复原。仅此处  ,就耗时12天  ,共有近十人参与。

一边是古建筑内部的维修排险  ,一边是建筑外体的抢险。寄生在建筑外墙上的树木  ,成为此次工程中最棘手的一项。“一株乔木盘踞在正厅南面的围墙上  ,少说也有20年了。”施工方成都市屹华建筑工程公司文物工程责任工程师许占帝告诉记者  ,植物覆盖直径大约有8米宽  ,盘根错节  ,很令人头痛。考虑到建筑本体安全  ,无法利用塔吊清除  ,唯有依靠人工。搭脚手架、揭瓦、一节一节锯  ,人工传递  ,慢如蜗牛。说得通俗点 ,平地上半个人工就能完事儿的活 ,在这里就耗了七八个人。加之附近居民供电线路与围墙挨得极近  ,排危工程难度特别大。

史料记载  ,福源灏建筑群始建于清嘉庆(1796年)  ,原为邓姓所有  ,后被奉政大夫陈宏泽于嘉庆初年购去 ,改名为“褔源灏”  ,寓意富贵源远流长之地。其后人富商陈兆贤等  ,于光绪初年(约1875年)作了改扩建  ,直到光绪壬辰年(1892年)八月  ,陈福元新建了花厅成为现在所见规模。民居整体建筑呈长方形 ,分前院、正院、左侧院、右侧院、新花厅等五个大院。主要建筑由大门、过厅、正厅、厢房、花厅、戏楼组成  ,总占地面积5252平方米。纵观全庄 ,高堂大院  ,宏阔俊美;小院深宅 ,妙趣横生。

诸多发现静待研究

富顺古建明珠正申报“国保”

天井往往具有通风、排湿、采光、排水、绿化、晾衣等多种功能。它将庭院、敞口厅堂及走廊等空间连成一片  ,使这种比较封闭的院落自成一体 ,作为生活单元而独立  ,又互为一体。因此在建筑学上  ,常以天井数目的多少来形容住宅规模的大小。验收当日  ,老专家们缓步行进在这座川南地区典型的古建筑中 ,对其天井设计的精妙之处,娓娓而谈。据富顺县文物局负责人介绍 ,福源灏整座民居建筑中原本布置了48座“小天井”  ,让人在交错递进而形成的光影变化中找到自然的和谐。遗憾的是  ,此次抢险排危工程中  ,只发现了36座天井。

历时两个多月的抢险排危工程 ,有遗憾  ,有难点 ,更有新发现。

“不清楚下面是什么构造  ,有多深也测不到。”许占帝说  ,在正门敞厅位置  ,此前有人将地面铺成了水磨石  ,与古建筑格格不入。为恢复其原貌  ,施工人员不敢大动干戈  ,只能一点点清理  ,最终将原有地平找了出来。“没有料到 ,挖走水磨石以后 ,厅里几根柱子的柱础全部露了出来 ,上面还有精美的石雕。”

的确  ,各种历史原因  ,去除附着在福源灏民居上的现代痕迹  ,太费功夫了。当施工人员在剔除正门正面围墙上的现代痕迹时  ,一批红军标语题记显露出来;在门头两边的八字墙上  ,“福”“禄”两个灰塑大字若隐若现;还有原被封堵的砖砌花窗被一一揭开……一个个隐藏在民居里的历史细节  ,静待文保专家进一步探索研究。

“福源灏就像沱江边上一颗被遗忘的明珠 ,终被拾起  ,实属幸事。”在工程竣工终验当日  ,文保与古建筑专家们不由感叹。希望大家群策群力 ,加紧修复修缮  ,争取能恢复该建筑鼎盛时代的全貌  ,展现给世人。

据了解  ,福源灏民居在2007年3月已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目前 ,我市已将其列为第九批“国保”申报推荐单位。福源灏民居本体修缮和防雷、消防、安防设施建设完成后 ,富顺县将针对其建筑规模和特色  ,在文博、非遗民俗展陈  ,文体协会办公场地  ,以及影视基地等方面进行规划利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