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洛宁县复查26年前命案,一死刑犯称该命案另有真凶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DNF私服

杨文彩(后排左一)

一起死刑犯对同监所另一死刑犯的举报 ,虽然被警方认定“不属实”  ,却引出了早已“结案”命案的多个疑点。

已死亡“真凶”杨文彩的家属对警方的查证行为提出质疑 ,同时他们还怀疑 ,杨文彩可能因刑讯逼供致死。

近日  ,记者获悉  ,被羁押在河南漯河第二看守所(简称漯河二看)的何成功  ,检举同监所的吴松涛  ,系26年前一命案的真凶。该命案发生在1988年初 ,河南洛宁县赵村乡(现赵村镇)南赵村  ,20岁高三女生张丽(化名)在赵村小学宿舍被人奸杀。而这起命案当年已由洛宁警方结案。嫌疑人杨文彩在派出所审讯后死亡。警方认定 ,杨系“畏罪上吊自杀”。

杨文彩的家属认为  ,杨是被刑讯逼供致死  ,为此多年上访、控告。何成功的检举  ,让杨的家属看到希望。今年3月14日  ,洛宁警方称  ,何成功举报吴松涛犯下赵村小学奸杀案 ,查不属实。

A.举报牵出26年前命案

洛宁警方成立核查小组  ,查证确有命案

举报人何成功46岁  ,在“漯河二看”羁押了约2年。他因涉嫌贩卖毒品  ,于2013年12月  ,一审被判死刑。

何的辩护人  ,河南永力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志刚回忆称  ,去年七八月  ,何咨询立功问题后  ,向看守所检举了吴松涛。

吴松涛是洛宁县赵村镇南赵村人。吴松涛的指定辩护人透露  ,2012年7月吴在漯河市杀死一人伤一人后  ,被羁押于漯河二看。去年下半年  ,一审被判处死刑。

据何成功后来的详细举报材料  ,1988年 ,吴松涛在洛宁县赵村小学用匕首刺死了张丽。随后将作案工具掩埋在红薯窖。警方调查时  ,吴撒谎避开了怀疑。

何成功称  ,他曾为吴松涛算命  ,“偶然听吴说起此事”。

3月14日  ,洛宁县公安局副局长金兴安称 ,他们于“2013年8月16日接到漯河电话”  ,随即成立了核查小组。主管刑侦的金兴安任核查组长。初查发现  ,1988年 ,赵村小学确有一宗命案。

B.26年前“真凶”畏罪自杀

嫌犯审讯时死亡  ,家属疑其遭刑讯逼供

记者了解到  ,当年命案已结案。犯罪嫌疑人杨文彩在审讯中死亡  ,被警方认定“畏罪上吊自杀”。

村民介绍  ,当时杨文彩的妻子贺焕娥在赵村小学教书 ,两人住在赵村小学宿舍  ,与张丽父亲(张父是小学校长)的宿舍离得很近。

贺焕娥回忆  ,张丽遇害后 ,警方在当地展开大规模排查 ,重点调查当地男性村民和学校男性教师、男性家属 ,“挨个叫去派出所”。

杨文彩父亲生前的控告书记载 ,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情况下  ,1988年3月11日 ,杨文彩被赵村乡派出所拘留审查三天 ,“14日中午 ,派出所告知杨文彩上吊自杀。”

1988年4月  ,洛宁县公安局出具了处理意见  ,其中包括  ,“杨文彩是2·24凶杀案重大嫌疑对象  ,公安机关依法对其案审查是正当的”、“在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公安局和乡等有关部门领导参加下  ,经法医检验  ,一致认为杨文彩的死属上吊自杀”、“公安机关在审查杨文彩过程中  ,没有任何刑讯逼供行为”。

今年3月14日  ,洛宁县公安局副局长金兴安告诉记者  ,杨文彩被认定为真凶  ,畏罪自杀  ,“是有依据、有结论的。”“是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和洛宁县检察机关共同作出的结论。”但具体细节和内容不能公开。

C.检举材料详细入微

律师称何成功没去过洛宁  ,无法编造细节

吴松涛被检举犯下的命案26年前曾轰动洛宁县。

何成功随后提供的检举材料  ,对命案有详细描述。材料称  ,吴松涛和张丽都是南赵村人  ,两家隔得不远。

律师韩志刚转述  ,“吴和张丽姐夫宋某是朋友 ,在宋家打麻将时认识受害者张丽  ,认为她漂亮  ,心生好感。”

何成功的检举材料显示  ,1988年正月初七(2月23日)晚9点  ,吴松涛进入校园后先用老虎钳剪断电线  ,接着闯入张丽父亲的宿舍 ,被张丽发现。张丽用煤球砸伤吴松涛  ,厮打过程中  ,还将吴松涛的手弄流血  ,伤疤至今还在。吴随即用匕首在张丽“胸口刺了两刀”。

据一些村民回忆  ,张丽被发现时  ,“身上没有衣服”。

3月中旬 ,张丽的姐夫宋某承认他认识吴松涛  ,但其余问题概不回应。张丽的亲属也拒绝了采访请求  ,对当年的案情不做任何回应。他们说  ,“死者遇害20多年  ,父母年事已高 ,在老人生命面前  ,我们不关心真相。”

据韩志刚转述  ,命案后警方进村调查  ,吴松涛称家中有老人去世奔丧  ,虽手上有伤  ,但披麻戴孝未引起怀疑。

没有村民证实当年吴家或家族是否有人去世。不过  ,吴松涛的嫂子证实  ,吴父去世多年  ,吴松涛多年没回家。

举报材料称  ,作案后  ,“吴松涛把作案时穿的一双42号球鞋扔到了路边的坑中。”又把“带有血迹的衣服、老虎口钳子  ,还有口罩、匕首埋入了吴松涛住处东边的一个红薯窖里。”

检举材料还称 ,吴松涛知道案发后马营村一男子被带至派出所审查后死亡。

律师韩志刚称  ,何成功从未去过洛宁 ,因此不可能是编造  ,只能是听吴松涛讲述。

D.警方查证与回应

警方称吴松涛供述与事实差异大  ,检举“查证不属实”

去年9月16日 ,韩志刚会见何成功时被告知  ,洛宁警方已到看守所调查。

洛宁县公安局副局长金兴安介绍 ,核查小组除前往漯河提审检举人和被检举人 ,还调阅了原始案卷  ,回访原办案人员和部分当事人家属。洛宁警方披露 ,“第一次提审吴松涛  ,(吴)是认此事的。但后面的供述  ,涉及案件更具体的细节  ,与事实有重大的出入。”

据吴松涛的指定辩护律师透露  ,去年底他会见吴时  ,除了漯河的命案  ,吴并未提及他还犯过其他案件。

“整个检举线索 ,只有时间地点相符。”金兴安介绍  ,其他的内容  ,与案件事实本身有非常明显的出入  ,“就不是一回事”。

1月28日  ,洛宁警方向漯河警方回函 ,称何成功的检举 ,“因与现场勘查记录不符  ,查证不属实”。但洛宁警方没有公开具体哪些细节不符。

3月13日  ,韩志刚到漯河二看会见何成功。韩志刚转述 ,何成功依然坚称 ,他的检举线索不是编撰的  ,坚信吴松涛确有其事。

■疑点

疑问1:真立功还是假举报?

洛宁警方人士:检举人和被检举人 ,都是重罪在身的死刑犯  ,他们牵出二十几年前的案件  ,不排除有意搅浑水的可能。吴松涛认识被害人家属  ,不排除他此前听闻村里奸杀案的细节  ,并告知举报人何成功。两人可能将赵村奸杀案做救命稻草  ,一天查不清 ,一天不能执行死刑 ,多查一天  ,多活一天。

韩志刚律师:不可能是假举报。洛宁警方也查了  ,当年确有一宗命案。漯河、洛宁相距300公里  ,何成功从没到过洛宁县  ,要他编26年前的案子  ,肯定编不出  ,更不可能各种细节都很清楚。如果没有吴松涛亲口讲述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疑问2:洛宁警方调查是否合乎规范?

何成功检举材料提到  ,吴松涛在老宅东边的红薯窖掩埋作案工具。3月9日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 ,吴家老宅确有红薯窖  ,还不止一个。但吴的亲属和周边邻居称 ,从去年初至今 ,并无警察到现场走访、勘查。

某要求匿名的老刑侦工作者:对于供述提到的作案工具  ,应该尽量排查、提取  ,“把各种疑问做死。如果没有  ,则进一步证明检举材料的不真实。”

洛宁警方:虽然何成功检举的线索中提到 ,吴供述了掩埋作案工具的地点  ,但检举线索核心细节真实性被否定 ,没有调查红薯窖的必要性。

疑问3:当年“真凶”死亡是否涉刑讯逼供?

杨文彩的弟弟杨文涛:我父亲不满洛宁警方处理意见  ,多次上访、控告 ,请求“鉴定杨文彩伤情  ,查出死亡原因”。多名亲属记得  ,给杨文彩擦遗体时 ,发现七处伤痕。

父亲在书面材料中称  ,杨文彩的尸体两肋、胸腹部大面积发青发黑  ,“特别是睾丸肿大呈黑紫色  ,血水外浸  ,会阴部全部黑紫”。“尸体上的勒痕是伪造的  ,不具备上吊人所应有的特征。上吊人脖子上的勒痕应呈马蹄形  ,而我儿脖子上的勒痕是一条直线;上吊低着吐舌、吊眼等现象均无表现出来。”

洛宁警方:对杨文彩的认定  ,是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和洛宁县检察机关共同作出的结论。认定杨文彩是罪犯  ,是有依据、有结论的。但具体细节和内容不能公开。(新京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