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王珂——从自贡走出的一级舞蹈编导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DNF私服

自贡网讯(记者 蒋周德)王舸  ,自贡市大安区人  ,国家一级舞蹈编导、全国知名编导。他先后推出了在舞蹈界引起巨大反响的《阿婆的幸福生活》《汉宫秋月》《凤悲鸣》等舞蹈  ,及《骑楼晚风》《徽班》《红高粱》等舞剧。他主创的舞蹈《父亲》荣获全国舞蹈大赛两个金奖并参与2008年央视文化部春晚。他被多家艺术学院聘请为客座教授 ,多次担任中国舞蹈节等全国性舞蹈大赛的评委。

不懈追求  成为“北舞”专业演员

高高的个子  ,颀长的身材  ,浓黑的胡须 ,这是王舸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如同许多文艺才俊一样  ,王舸是受父亲的影响爱好上跳舞的。

王舸的父亲是原市张家坝化工厂的一名高级工程师  ,酷爱跳舞。“他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学校的文艺骨干。”提到父亲  ,王舸的双眸里满是敬意和感激。

1985年的一天  ,他父亲在家里随意做了蒙古舞几个基本动作 ,不满10岁的王舸只看了一遍  ,就能熟练地做出来 ,从抖肩到送胯 ,从眼神到表情都像模像样 ,协调而有韵味。

王舸的舞蹈天赋被发现后  ,父亲便刻意教他一些基本功。很快  ,王舸就成为学校的文艺骨干。1986年秋  ,王舸在大安区高硐小学读四年级 ,班上排练舞蹈《让世界充满爱》  ,由他领舞。该节目参加全区文艺汇演 ,获得一等奖。

一年半后  ,省舞蹈学校到自贡招生。王舸凭着乐感好、节奏感强、肢体语言丰富等优势 ,从500名考生中胜出 ,成为自贡片区两名幸运儿之一  ,由此撬开了舞蹈世界的大门。

进入省舞蹈学校接受专业训练后  ,王舸才知道一名舞蹈演员风光背后的艰辛。为了练就扎实的基本功 ,他每天起得最早  ,睡得最晚  ,特别是练柔韧度  ,他几乎都是咬着牙 ,留着汗和泪挺过来的。

3年后  ,王舸以优异的毕业成绩进入厦门市歌舞剧团。然而  ,因演出市场不景气  ,他一年登不了几回台。心灰意冷的王舸回到自贡帮姐夫打理生意。尽管跟着姐夫跑了许多地方 ,开了眼界 ,也挣了钱  ,但他觉得魂牵梦绕的依然是舞台 ,甚至隐约感觉到它的呼唤。终于在1994年4月的一天 ,一个好消息传来:全国有名的民间舞蹈团——厦门市小白鹭艺术团到厦门市歌舞剧团选聘演员。王舸立即赶回团里  ,顺利通过考试。

在小白鹭艺术团  ,王舸不仅对国内各民族的舞蹈风格、特色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还见识了国外一些民族民间舞蹈。频繁的排练、演出  ,让他清醒地认识到  ,要在舞蹈世界拥有一片天地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决定报考北京舞蹈学院民族民间舞蹈系。

王舸请当地两名大学生当家教老师  ,辅导自己学习高中文化课。尽管他们的年龄比自己小  ,王舸仍很虚心。经过近一年恶补 ,1996年9月  ,王舸以优异成绩考入他梦想中的国内舞蹈界最高学府。

在北京舞蹈学院 ,王舸如饥似渴地汲取琼浆玉液。4年大学生涯  ,他3次代表学院到挪威、澳大利亚等国家做交流演出。毕业前夕 ,正值以展示教学成果为主旨的第六届桃李杯全国舞蹈大赛举行  ,他集中精力背水一战  ,凭借独舞《彝人》的出色表现  ,获得二等奖。这荣誉使得他毕业后  ,顺利进入北京市歌舞剧院。

饰演太监   一夜之间声名鹊起

“参加工作之初 ,我失落过  ,烦恼过  ,迷茫过。”王舸坦诚地说 ,进入北京市歌舞剧院后  ,他才发现剧院人才济济  ,自己很不起眼。一想到跳舞是一项非常在乎年龄的事业  ,一想到自己的青春可能将不声不响地流逝  ,他就睡不着觉。庆幸的是 ,他一直在奋起直追。

一直在努力的王舸 ,是幸运的。2001年  ,剧院推出第一部原创舞剧《情天恨海圆明园》。“男一号”和“女一号” ,是剧院外聘的在舞蹈界已经颇有名气的演员饰演。剧院在挑选其余重要角色时  ,看中了王舸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善于把握人物内心的优势 ,让其担任“总管太监”这一角色 ,这是一个推进剧情、引发矛盾冲突的重要角色  ,戏份仅次于男女主角。

机遇来了  ,压力也随之而来  ,这是我国舞蹈史上第一个太监形象 ,无先例可循。为了胜任这一角色 ,王舸找来有关这类人物的影像资料 ,从中寻觅其典型生活特征;大量阅读众多与此相关的文学作品  ,从字里行间去探寻这类人物的内心世界;导演对于人物的每一点提示  ,他都仔细听  ,认真练;大家休息了 ,他仍一个人在偌大的排练厅苦苦捉摸……王舸塑造的总管太监形象慢慢地具象了、丰满了:当他眼睛向上斜翻  ,右手四指蜷曲着 ,用无名指挠过眉梢的时候 ,观众会禁不住打个寒噤;当他抖抖嗦嗦地抱着玉儿(女一号) ,猥琐又贪婪地用指甲滑过她赤裸后背的时候  ,观众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当他披头散发  ,纵身沉入湖泊的时候 ,那眼中的一抹绝望会让观众在解恨后留下一声叹息……

《情天恨海圆明园》大获成功 ,王舸大获成功。他出色的表现 ,使得“总管太监”出彩程度超过“男一号”和“女一号”  ,成为该舞剧中最令专家、观众满意的角色。由此  ,王舸成为舞蹈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主创《父亲》  自贡人“跳”进文化部春晚

就在大家认为王舸将在舞蹈表演领域扬帆远航时  ,他却于2005年夏出人意料地告别了北京市歌舞剧院  ,开始了一个社会人的职业编导生涯。

其实  ,王舸在编导方面的才华 ,在读书时就已经显露  ,他编导的群舞《白色世界》、独舞《山里红》分别荣获北京舞蹈学院首届舞蹈创作比赛二等奖、辽宁省舞蹈比赛一等奖。他成功饰演《情天恨海圆明园》后 ,表演事业如日中天时  ,就将劲头转移到了舞蹈创作上  ,推出了一系列作品  ,《彝风》《恋舞彝山》《桃夭》《拉木鼓人》等  ,在CCTV舞蹈大赛、桃李杯舞蹈大赛等大赛中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是每次离最好的成绩总是差一点  ,直到《父亲》的出现。

2007年12月  ,由我市久大艺术团表演的群舞《父亲》  ,在第七届全国舞蹈比赛中获得创作、表演两个金奖  ,并入选2008年央视文化部春节联欢晚会。全国舞蹈大赛是我国舞蹈专业领域的最高赛事  ,这是自贡舞者第一次获得此项大奖。相比央视春晚注重喜庆、热闹 ,参加央视文化部春晚的节目都是当年新创的艺术精品。《父亲》的主创人员  ,就是王舸。

《父亲》刻画了一群在茶馆中喝茶的可爱老人形象 ,是有跌宕起伏故事的情景式舞蹈  ,由喧闹茶馆、人走茶凉、呼唤亲情3段构成。身为茶老板的“父亲”与茶客们打成一片  ,他们互相揶揄着  ,川剧身段、变脸、吐火元素加入  ,让舞蹈充满了四川风味。

“《父亲》是以情真意切、形象典型两大特点征服评委、观众的。”王舸回忆说 ,茶老板的原型就是他的父亲  ,他父亲身处小城  ,却日日惦念着在外闯荡的儿子。“自贡和北京  ,两个巨大差距的生活空间让我们父子俩没有多少现实生活的交集。但我能够想象父亲在茶馆中消磨时间  ,时时沉浸在亲情牵挂中的样子。”王舸说 ,他不仅抓住了这份情感  ,还将其传递给演员和音乐创作者  ,让他们都沉浸在这种情感状态中  ,从而喷薄出了扣人心弦的力量。

这届大赛  ,王舸还推出了《中国妈妈》  ,获得创作银奖 ,东北师大音乐学院舞蹈系获得表演金奖。

此后几年  ,王舸佳作不断:《阿婆的幸福生活》《汉宫秋月》同获第九届桃李杯舞蹈大赛金奖  ,《过早》在第八届全国舞蹈大赛上获银奖  ,《凤悲鸣》获第九届全国舞蹈大赛金奖。每一个舞蹈都浸透着王舸对舞蹈语汇的刻意追求 ,对形式美感的精巧体现  ,对形象意象的准确把握。

编导舞剧  大手笔作品频频获奖

自推出《父亲》  ,站上全国舞蹈界最高领奖台后 ,不断奋进的王舸就萌生了尝试编导难度更大的舞剧。他先后应广东省歌舞剧院、安徽省歌舞剧院等剧院的邀请  ,担任《骑楼晚风》《徽班》等舞剧的总编导 ,两剧分获第九、十届中国艺术节文华大奖、导演奖  ,及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

“在编导的多部舞剧中 ,我记忆犹新的是《红高粱》。”王舸介绍说  ,2009年底 ,青岛市歌舞剧院转制为公司  ,决定以莫言小说《红高粱》为素材编排一台舞剧大戏  ,以实现“开门红”。该公司先后与同名电影的导演张艺谋  ,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舞蹈作品《千手观音》的编导张继刚接触过。最后  ,敲定由他担任总编导。

“我算是迎难而上。”王舸说  ,小说和电影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自己的压力可想而知。经过深思熟虑  ,他决定不拘泥于原著和同名电影  ,大胆赋予新的肢体语汇。经过多次修改  ,舞剧《红高粱》分为颠轿、野合、祭酒、丰收、屠杀、出殡六大章节  ,每个章节都有鲜明的主题。“《红高粱》不仅是‘舞’  ,更是‘剧’。它让观众记住人物、故事  ,更让观众感受到原始生命力的张扬。”对于该剧的艺术特色  ,王舸如是解读。

“《红高粱》的高强度创作 ,几乎将我‘掏空’了。”王舸回忆道 ,高粱地作为《红高粱》中不可或缺的视觉元素  ,自己并未循规蹈矩地处理为具象  ,而是用大片的红布及独具特色的民间剪纸元素呈现;红棉袄、日本兵等道具、人物在舞台上也不具体呈现 ,这些形象的刻意弱化恰与整部舞剧的写意风格巧妙融合  ,也为面具、剪纸、大瓷碗等鲜明民族元素的融入提供了空间。

2013年10月  ,《红高粱》参加全国第十届艺术节暨第十四届文华奖比赛  ,演员们近两个小时的完美演出  ,让美妙的肢体语言以及区别于文字、光影的呈现方式撼动评委、观众  ,一举拿下文华大奖、文华编导奖、文华表演奖3项大奖  ,随后又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

岁月在王舸身上仿佛一条洗涤心灵的河流  ,带走的只是铅华和浮躁 ,留下的愈显凝重、明净。王舸说  ,他将继续以热爱自己生命的热情 ,深深植根于舞蹈艺术的沃土之中  ,不懈地追求人生更加宽阔、绚丽的舞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