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质受困索马里900天 被海盗来回倒卖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DNF私服

被索马里海盗扣为人质的中国渔民。

被索马里海盗扣为人质的中国渔民。

【 环球时报】联合国新闻中心10月22日发布消息称  ,目前索马里海盗手中掌握的人质总数为37人。这37人中  ,来自中国大陆的就有11人——2012年3月26日  ,台湾船东投资的渔船“建昶”号在索马里海域遭遇海盗  ,台湾船长被枪杀  ,包括11名大陆渔民在内的28人沦为人质  ,迄今未能获释  ,创下索马里海盗扣押中国人质最长时间纪录。2014年10月21日  ,多名被扣渔民的亲属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她们在劫持事件发生后900多个日夜所经历的煎熬  ,以及对最近5个月来没有收到亲人任何音讯的担忧。《环球时报》记者还就此事采访了台湾当事渔业公司、渔政管理机构、中国反海盗专家和国际海员权益组织  ,从而勾勒出被海盗扣押人质所面临的艰难处境以及政府和国际组织解救人质的难点。

“从今年5月到现在音讯全无”

“从今年5月到现在  ,我没有接到过我老公一个电话!”浙江舟山的虞苏群大姐喃喃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31个月了  ,以前(海盗)总是半个月或者一个月让他给我们打一次电话  ,虽说只有一两分钟  ,但听到声音知道他还活着  ,我们就踏实。”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本月14日重新开馆的消息给虞大姐带来些许安慰:“中国外交官或许有办法让海盗准许我老公给我来个电话吧?”

虞苏群的丈夫是“建昶”号的轮机长李波海。“我老公被海盗掳走几个月后  ,台湾老板就不再往卡里打工资了 ,一家老小的生活就靠我在旅馆当服务员每月一千七八的工资维持。”虞大姐哽咽地告诉记者:“出事前  ,我女儿正上高三准备高考  ,所以根本不敢让她知道。这事一直隐瞒到她考上宁波一所大学。”唐女士25岁的表弟冷文兵是四川人。“我接到表弟最后一个电话是在街上 ,因为太吵 ,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  ,然后就再没有音讯了。之前  ,他每次打一两分钟电话是让家人知道他还活着。”

哥哥被扣押的曹勇妹也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我已经5个月没有哥哥的消息了  ,最后一次和渔船老板取得联系也是上个月的事了。”有条传言最让曹勇妹担心。“听说被海盗扣押的船员中已经有两人病死。作为他们的亲人 ,我们非常担心  ,真是走投无路了。”

《环球时报》记者21日联系向“建昶”号输出劳务人员的河南劳务公司冯姓负责人  ,询问解救中国渔民一事的进展时  ,对方唯一的回答是“不知道”。记者又致电台湾建昶渔业股份有限公司  ,该公司人员要求先联系媒体负责人程先生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  ,程先生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渔业公司老板洪高雄的长子、公司股东洪振能接到记者电话时反复宣称“没空!”“有什么事联系我香港的律师” ,然后便挂断电话。洪高雄次子洪振诚的手机则直接转到语音信箱。

虞苏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事发最初几个月  ,台湾船东还愿意接听电话 ,但随后就开始推三阻四 ,现在干脆拒接。虞大姐担心:“由于船员甚至没有跟渔业公司签订合同  ,所以海盗从最初要价2000万美元降到现在的80万美元  ,可我们担心这笔钱台湾船东仍不愿意支付。”唐女士告诉记者 ,事发后  ,她和其他人先后联络地方政府、省台办、国台办和外交部  ,也联络过台湾“外交部”和渔政管理部门 ,但没有任何结果。

跟海盗打交道“官不如民”

“刚开始  ,他们一直被关押在渔船上  ,最多只能在甲板上活动手脚。每天只允许吃两顿饭  ,因为海盗也是要计算成本的”  ,虞苏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这期间海盗中有英文翻译  ,对船员也算好  ,隔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就让他们给家人打一两分钟电话  ,一方面告诉家人他们没问题  ,一方面打探消息。”

唐女士透露:“去年下半年 ,我表弟他们被转卖给另一伙海盗 ,弄到了岸上。具体哪个地方我们也不知道 ,因为用英文拼不出地名  ,海盗也盯得紧  ,所以无从知道。让我非常害怕的是 ,这伙海盗没有翻译  ,因此有语言沟通问题。只要出点错  ,海盗就对他们拳脚相加。”唐女士之前还曾打通过海盗的电话  ,接通后海盗会立即把电话塞到中国人质手中 ,但此前的电话现在已无法接通。

台湾渔政部门一名官员2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跟一心只要钱的索马里海盗打交道  ,世界各国政府都困难 ,因为各国都坚持不跟恐怖组织谈判的原则  ,更麻烦的是 ,“建昶”号是阿曼籍  ,台湾渔业公司只是参与投资。这名官员透露 ,目前渔业公司还在和海盗谈判  ,但整个事情背景复杂 ,而且处在保密状态。台湾渔业永续发展协会负责人则以“此事在业务范围以外”为由  ,未发表评论。不过  ,至少两名家属表示  ,渔业公司通过中间人向海盗支付了约30万美元  ,但表示无力支付剩下的50万美元。

的双重考虑  ,美国与欧洲正试图游说联合国中止在亚丁湾的护航行动”  ,一名熟悉亚丁湾护航的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由于经济复苏迟迟未能达到预期  ,巨额护航开支让美欧多国政府头疼不已  ,早就萌生退意。美欧更担心中国海军借护航‘练兵’  ,所以努力游说联合国相关机构中止明年到期的亚丁湾联合护航行动。”

国际海员组织高级官员埃伦·托马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自2013年起 ,索马里海盗在亚丁湾的袭击次数确实明显减少  ,这得益于多国海军的护航行动。因此  ,国际航运公司开始减少安保投入 ,部分公司将每艘商船上的安保人员从4人减到2人  ,甚至考虑取消安保。一旦多国海军的护航行动提前中断  ,索马里海盗肯定会卷土重来。”

英国达雅德海事机构日前也发出警告。该机构首席运营官伊恩·米勒表示  ,西南季风造成的恶劣海况影响了海盗上半年的活动  ,随着季风结束  ,未来几个月索马里海盗袭击事件肯定会骤然增加  ,特别是索马里东北沿岸和亚丁湾海域。《环球时报》记者从该机构海盗情报中心处获知  ,第三季度已接获22起海盗袭击事件的报告  ,其中20起获证实。

“最近一起发生在9月25日 ,一艘商船在霍尔木兹海峡遭一艘快艇跟踪  ,最近距离为20米。本季度最早一起事件发生在8月12日  ,一艘在阿曼海航行的印度油轮发出求助信号  ,三艘快艇对它展开追逐 ,但最后没能登船。”伊恩·米勒向《环球时报》透露道。

10月19日  ,在哥本哈根举行的国际航运会议上  ,专为国际海运公司和多国政府提供安保顾问服务的“风险情报”组织警告称  ,明年2月的尼日利亚大选将成为索马里和其他非洲海域海盗活动骤增的“催化剂”  ,几内亚湾和亚丁湾海盗袭击次数会“预增”。该组织项目主任汉斯·蒂托·汉森表示:“不良政客为解决大选所需巨额经费  ,会指使海盗加强活动  ,扣押更多人质以换取金钱。”

华信中安公司董事长殷卫宏21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国际社会现在就取消多国海军联合护航  ,以往的努力就可能半途而废。”他表示 ,索马里政局正趋向稳定  ,非洲多国维和部队也刚刚帮助索马里过渡政府夺回海盗盘踞多年的老巢  ,如果美欧这时候放弃亚丁湾  ,不亚于给海盗喘息的良机。

曾被索马里海盗扣押200多天的浙江渔民徐剑行也表示:“换了许多工作  ,发现还得继续到非洲捕鱼以维系生活 ,而这更需要海军护航保驾。”就在亚丁湾时间10月21日上午8时许  ,中国海军第十八批护航编队长白山舰 ,采取舰艇伴随护航与特战队员随船护卫相结合方式  ,经过两天三夜时间  ,将两艘170吨中国辽宁籍渔船顺利送抵亚丁湾与红海海域交界的曼德海峡北口解护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