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新时代的农民,我骄傲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DNF私服

口 曾丛莲

至今还清楚的记得 ,二十年前出嫁的那个晚上  ,母亲来到我的房间 ,担忧地问我:“莲儿  ,你真的决定了吗?”我的眼光从满屋子红红绿绿的嫁妆上一一扫过  ,最后望向窗外夜空中那轮皎洁的秋月  ,轻声回答:“决定了。”母亲忍不住哽咽起来 ,抹抹眼泪说:“你本来是可以嫁到城里去享福的 ,可偏偏要选择农村  ,当农民有多苦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愿你将来不要后悔。”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山村的我  ,对小时候吃红薯汤 ,住茅草房  ,冬天也赤脚上学的经历自然是刻骨铭心。特别是目睹父母在土地上辛辛苦苦一年做到头  ,还是衣食艰难 ,生病不敢上医院 ,为了凑三个子女的学费而绞尽脑汁。这些灰暗的画面如今想起来依旧倍感辛酸  ,但我更忘不掉置身于茂盛翠绿的庄稼地里  ,展望丰收在即的喜悦;行走在鸟语花香的田间小道  ,肆意放飞心情的舒畅;随手从蔬菜地里割一把韭菜 ,从鸡窝里捡一个鸡蛋  ,烹饪一道自给自足菜肴的满足。我想我对青山绿水的痴爱  ,已远远超过对贫穷困苦的恐惧  ,所以才在我可以借婚姻逃离农门的转折路口 ,固执地选择了做一个留守土地的女子。

说实话  ,我身体单薄  ,手指芊芊  ,拿农村人的话来说  ,根本就不是种庄稼的那块料。纵然丈夫体贴 ,挖土挑粪的重力活从不让我做  ,但掰玉米、割稻谷、扯花生这些平常的农活  ,必须竭力而为。至于洗衣做饭、喂猪养鸡等家务活  ,我不但要做  ,还要做好做完美 ,因为这是衡量一个农村家庭主妇是否合格的标准。

我的农家小院坐落在一处依山傍水、竹林环绕的地方  ,早晨在公鸡鸣叫中起床  ,先放出家禽喂养  ,然后做早饭。农忙时清晨上山  ,日落而归;农闲时看书种花  ,探亲寻友。我真的喜欢这般无拘无束、悠哉悠哉的乡村时光  ,用一分耕耘换一份收获  ,无愧于心。

纵然如此  ,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是每个人都热切向往的。我很庆幸刚好生活在国家实施改革开放政策的年代里 ,不但见证了祖国在科技、教育、医疗等各行各业的飞速崛起 ,更见证了自1978年开始  ,在短短40年间  ,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缺衣少穿到丰衣足食;从泥泞小道到宽敞公路;从自耕自种到土地流转  ,特色花果满山野;从肩挑小菜到集市出售到在网上推销农产品;从只会打打针看看病的“赤脚医生”  ,到有了下基层服务居民的社区医生;从土墙草棚到红砖楼房 ,楼上楼下  ,不止有电灯电话  ,还有彩电、冰箱、空调等新款家电家具。新农村的壮丽画卷就在眼前。

当我对母亲说出  ,身为新时代的农民  ,我骄傲自豪之时 ,我的眼眶忍不住湿润了。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猜你喜欢